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十章 不甘心

发布:2018/9/26 11:41:33

加入书架

“可是我不甘心,秦如月那个小畜生,我们白养活她这么多年,就这么让她走了?”

王端氏脑仁直蹦,被秦秀这娘俩气的一阵阵眩晕,“那又怎么样!人家不照样吃香的喝辣的,你们呢,吃里扒外的东西,若知没有把握,何苦去找那个罪受!”

秦秀一心想要报复,却被王端氏骂的狗血淋头,一想到自家娘亲都不向着她,秦秀干脆嘴巴一瘪,坐地上哭了起来,“哎呀权哥啊,你可睁睁眼把!你看看你的秀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了,我还不如干脆跟你去了呢!”

听到秦秀哭,王端氏这才知道,原来十多年前跟秦秀私奔的那个男人,已经死了。

可一个女人家死了丈夫算什么,为何秦秀对此直言不提呢?

“权哥就是英子的爹?你为何从来不提起过?”

秦秀眨眨眼,泪珠子悬在眼角,最后她叹息一口气,这才跟王端氏说了实情。

原来秦秀当初并不知道权哥是个什么样的人,听了男人许下的海誓山盟,不顾一切的跟他在一起。两人很快生下了吴英,但此后秦秀发现,权哥特别喜欢流连风月场所,时常夜不归宿。

起初秦秀也大吵大闹,但权哥一再保证只是玩玩,会真心对秦秀母女的。秦秀这个傻女人就此听信,再没管过权哥的事。

没成想权哥在外面结识了花楼的头牌,倾尽家产要给花魁赎身,却不想赎身的钱交完后,花魁被当地的县令霸占。

权哥气不过的去理论,却被县令吊起来打,打的骨头尽断,等秦秀知道赶去以后,权哥已经没了气。

而县令不满有人跟他抢女人,向京城的当官亲戚告状,把权哥一家降为贱籍。

也就是说,如今的秦秀跟吴英,跟花楼里的妓女一般无二!

这才是秦秀一直以来不敢说出来的原因,自己倒无所谓了,可若传了出去,吴英可就再也没法嫁人了。

村子里的人都只当秦秀是个寡妇,可无人知道这背后竟然这般曲折。

王端氏听完恨不得暴打秦秀一顿,可气过以后她反应过来,此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。

一想起秦如月那双刀子似的眼,王端氏莫名的感到一阵冰凉。一个下意识的念头产生,要是让秦如月知道了这事,她们一家子可真就玩完了。

这头明亮的姚府,里外铺张了三十台宴席,高挂红灯一派高雅。

府中下人来来往往,似乎要迎接什么贵重的客人。

此时院里走出两道身影,姚胜朝已经换了伪装,穿着水缎绣竹的长袍,墨发半挽在脑后。一双明亮有神的长眸,透着一股儒雅俊秀的风气。

姚胜朝旁边跟着姚应兰,今晚也换了稍显正式的衣裳,唇边抹了腮,显得有气色多了。圆圆的脸顾盼生辉,正笑着同姚胜朝说着什么。

“今日盛宴,若是秦姑娘在就好了。想必小侯爷也一定想见见这位奇女子。”

姚胜朝皱着眉想了想,“不好,秦姑娘那样优秀,若是被小侯爷看中了怎么办?”

姚应兰噗嗤一笑,“哥哥莫不是心仪了秦姑娘,可我看秦姑娘未必看得上你。今日虽然初初一见,可我看得出来,秦姑娘绝非寻常女子。她心仪的男人必将是人中龙凤,身份尊贵之人。哥哥你啊,还是死了心吧。”

姚胜朝被自家妹妹这样贬低,不由气馁的摸了摸鼻子,心想我没这么差吧?

这档口来到门前,却正见一架尊贵的轿辇停在门前。

姚胜朝心头一跳,已经到了?

却见那门侍板着脸回,“姚公子稍等,小侯爷并没有在马车里,而是骑马来的。只是路上遇见点事情,随后就到。”

姚胜朝松了口气,这才是燕弃麟的性格嘛。

过不了片刻,一阵马蹄声哒哒近来,随后一匹黑毛油亮的高头大马来到门前,马蹄高昂嘶鸣一声,一道雄武健硕的身影翻下马来。

燕弃麟身着半片铠甲,背上披着火红的披风,步履沉稳跨进姚家大门,将马鞭扔给门侍,大步流星的跨了进来。

比起文雅儒气的姚胜朝,燕弃麟犹如一坛陈酿烈酒,又似战火无边的凶猛烈风。不羁中却有着天生的骄傲,这类人仿佛天生就高高在上一般,令人心生敬畏。

在外燕弃麟是战功赫赫威名远扬的骠骑大将军,在内他是身份显赫英侯府的小侯爷,在京城中任谁也要给他三分薄面,不问是谁,只看他燕弃麟三个字。

燕弃麟大步进来,额上还渗着汗珠,显然是刚刚策马狂奔了过来的。幽深的眸子里不减狂意,甚是随意的拍了姚胜朝的肩膀一下。

“是本侯来迟了,今儿新得的黑云骠,心痒难耐。”

姚胜朝差点受不住这一掌,身子颤了颤,翻着白眼着行了一礼,“参见小侯爷。”

“免。”燕弃麟边往里走边叙旧,“一年不见,兰娘的病可好点了?”

姚应兰温柔的跟在后面,“多谢侯爷关心,近日遇到一位心善的姑娘,多亏了她的药,兰娘好多了。”

说起秦如月,姚胜朝就忍不住的倒豆子似的把秦如月的事情说了,听完之后燕弃麟眼前却出现了另一个女子的模样。

“这位秦姑娘可真是了不得,她写的那几味药材,连翟神医都吃惊不已,拍着脑门懊悔怎么自己没看出来!”姚胜朝说的满面红光,十分骄傲似的,

燕弃麟喝了杯茶,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。

见燕弃麟并不感兴趣,姚胜朝不知是无趣还是庆幸。

“说起来你的伤可好了?”

燕弃麟随意的靠在榻上,“翟神医妙手回春,好的差不多了。只是这一次事出意外,若不是遇见她....”我恐怕凶多吉少。

燕弃麟的话没说完,姚胜朝跟姚应兰立刻八卦的贴近了想要听下去,却见燕弃麟猛地拍在桌上,“饿了,弄点吃的来。”

姚胜朝立刻一脸颓败的翻了个白眼,还以为能听到什么劲爆的消息。

燕弃麟此次被江湖人所伤,知道的人屈指可数。也正因为姚胜朝兄妹自小与燕弃麟熟识,否则也不会来姚家借宿。

可正因为此,燕弃麟最近总是想起青山村里,那个趾高气昂的姑娘。

那日离开后燕弃麟亲自带人暗中观察了秦如月好多天,但除了发现她脾气大的可怕以外,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
见惯了温柔可人的女子,燕弃麟不禁对这个满身是刺的小丫头生出一丝兴趣了。

幸好她不是那人的奸细,不然他......

燕弃麟手指缩了缩,按在刀鞘上。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