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八章 不稀罕你家的破铜烂铁

发布:2018/9/26 11:41:33

加入书架

就连饱经风霜的村长都被这一幕惊了一惊,想不到昔日傻里傻气的秦家养女,今日竟然能说出这等风骨之语!

邻里之间哪有不透风的墙,王端氏平时刁难苛刻的行径,这些人心中早就有数!落得今日这个下场,实在是大快人心。

村长冷哼一声,干脆就坐在门外,免得他前脚走,后脚王端氏就去寻秦如月的麻烦。

王端氏只能黑着脸,看着秦如月把东西细软收拾好。

秦升如今虽然能下地,但还不能走动。秦如月托村长去找村里的车夫来,直接把人拉走就是。

“如月啊,老夫明白你的心情,可现在马上入秋了,你爹的身体经不起折腾,你要到哪里去呢?若你不嫌弃,老夫在西村还有一所寒舍,你和你娘就暂且在那小住吧。”

秦如月温良一笑,“多谢村长好意,不过如月已有了打算。就村头那间草庐,虽然破旧却足以我们避身了。那草庐多年前便是我爹读书之处,我也顺便帮我爹打理一番。”

村长眼中闪过安慰,亲自带人到草庐给收拾了一番,当天就让人住了进去。

这草庐虽为寒舍,却是秦升亲自盖起来的,里外皆是竹架构造,既结实又能遮风挡雨。里外两间房,一间给秦升和小林氏住,一间给她住。

比起在秦家来又黑又小的两间后屋,这里不知好了多少倍。

秦如月把东西粗略的收拾一番,赶紧生火给秦升熬药。

小林氏始终一言不发,只专心帮着秦如月忙里忙外的收拾屋子,直到天黑的时候,屋子便焕然一新了。

其实上次吴英把她引到这里时,秦如月就看上了这个草庐。虽然看似简陋偏僻,但用来制药却是个绝佳的保密之所。

如今她搬出来,眼下最急的事情就是治好秦升的病。

只是她需要的几味药材都十分昂贵,这钱就成了一大难题。

晚上小林氏做了些粗茶淡饭,秦升破天荒的坐到桌前吃的饭。

“如月,爹的病不要紧的,你要太累。”

秦升虽然病着,但前屋发生了什么事他一清二楚,所以秦如月被秦秀和张赖皮为难的事情,他也全都知道。

看到往日精神涣散的秦如月如今双眼有神,甚至带着一丝让人看不透的精明,秦升心中倍感安慰。

“爹,娘,从今天起秦家就只有咱们三个人了。以后我会赡养你们二老,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你们的。”秦如月神色淡淡,说出的话却坚定不移,仿佛一剂强心剂,让秦升俩人的脸色缓缓平静下来。

“哎,如此也好,只要母亲不再来找如月的麻烦,分家又算的了什么!”秦升重重的放下拳头,慌忙咳嗽一声,脸色又苍白几分。

秦如月看到,心中越发焦急起来。

天明。

秦如月背着挂袋拿着镰刀,望着苍郁的山林深深吸了一口气,最终下定决心般,一脚踏进了山路。

比起上次,秦如月变得更加警惕,时不时的观察四周,辨别空中是否有过血腥气味。

然而这一次她一无所获,上次那些杀手似乎再也没来过这里,一切都变得十分平常。

秦如月提着一颗心采了满满一包的药材,便匆匆下了山。

到了镇上她轻车熟路的来到那间药铺,把要卖的药材一股脑的交给伙计。

却不想伙计却恭敬的对她道:“姑娘,我家先生特意嘱咐,若是姑娘再来,这些药材以双倍的价格卖给你,只烦劳姑娘稍等片刻,先生有事要找姑娘。”

秦如月不悦的蹙眉,那个怪老头找自己有什么事?

所谓反常及为妖,她可不敢这么随便答应,“我并非贪图小便宜的人,药材按照原价格结算,我也不会等。”

那伙计脸色为难,秦如月面色一变,“若不肯买就算了,我到别家去。”

说着她就要拿起桌上的药材,伙计连忙苦着脸赔笑,“姑娘莫要为难小的了,我家先生确实有要事要找您,只是不巧刚去了惠盈楼,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秦如月说什么也不等,最后伙计没办法,还是按照原价格给她结算了。

秦如月拿着丰满的荷包从店里走出来,却看到门口站着一位脸色苍白的姑娘。从她身边走过,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。

黄衣姑娘脸色苍白,虽是酷暑脸上却冷汗涔涔,体态虚弱的仿佛一吹就要倒了似的,看的秦如月眉头一皱,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黄衣姑娘回头,身子一晃险些倒了下去,“姑娘,我来这找我哥哥,可实在是走不动了,你能帮我进去说一声吗?”

秦如月看了药铺一眼,虽然很不想进去,但看这姑娘这情况,她只好帮了这个忙。

没想到秦如月进去说完,从店里呼啦啦的跑出十来个人,硬是把黄衣姑娘给抬进去了。

秦如月刚要走,那伙计却叫住了她,“姑娘,您好人做到底,我家小姐说要见您。”

秦如月不由满头黑线,这屋子她今天是走不出去了!

不过秦如月却也是很好奇,那姑娘看着十分年轻,为何会身体羸弱到这个地步?

秦如月在店里等了片刻,黄衣姑娘似乎醒来了,把秦如月叫了进去。

“今日多谢姑娘了,我姓姚,名唤应兰,家里人都叫我兰娘。不知姑娘尊姓?”

秦如月抿唇,“我叫秦如月。姚姑娘,我看你气息杂乱气血漂浮,你可是有什么病症?”

姚应兰眼底一亮,“姑娘你懂医术?莫要叫我姚姑娘了,若不嫌弃也叫我兰娘吧。”

秦如月点头,姚应兰接着道:“我这是娘胎里带来的气血有亏,从小吃了无数的天材地宝也不见好,翟神医说我可能活不到二十岁了,咳咳,今天天气热了点,没想到就在门口犯了病了。”

秦如月微微点头,原来是天生的体质有亏,怪不得她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。这在现代就叫天生不足之症,不是吃点什么药就能补好的。

“对了秦姑娘,今日多亏有你在门口帮我叫人,若不嫌弃,可否到寒舍吃顿便饭,算是我感谢你今天仗义帮忙了。”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