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四章 鸡飞狗跳

发布:2018/9/26 11:41:33

加入书架

吴英两腿一软,竟然直接就跪在了地上。

秦如月将那三人迅速制服,一番打斗下来三人皆是头破血流哀嚎不止,这一幕看的吴英心惊胆战,神态越发呆滞起来。

原本想让秦如月吃点苦头,可没想到秦如月竟然一己之力把三个壮汉打的半死,眼看就要出人命了,吴英心下胆颤,却见秦如月甩了甩手,冷睨着她。

“找三个流氓来对付我,你还真看得起我。”

吴英浑身一抖,只见秦如月蹲下来,捏住她的下巴,“我放过你一次又一次,但你似乎不知悔改啊。”

吴英脸上涕泪横流,吓得说不出话,“我不要!我不要!”

说着她猛地甩开秦如月的手,慌张的往外面跑去,突然她脚下一拌,整个人跌向了地面。

那里刚好有一块嶙峋的奇石。

看着吴英满脸鲜血的样子,秦如月才没有那个闲心去救一个要害自己的人。

等秦如月回到家里天都快黑了,此时屋里除了秦秀跟王端氏,还有一个黝黑矮小的妇人。

秦如月刚跨进门,那妇人刚巧转过身来,看到她的第一眼,眼窝里就流出泪来。

“我的月儿!”

小林氏一把抱住秦如月,顿时露出一股悲情来,“我的月儿,你真的好了!”

略微有点不习惯的秦如月挣了挣,只好任由被小林氏抱在怀里,“娘、娘,你回来了。今天可累了?”

秦升一病不起,这个家全靠小林氏缝补衣裳,做些鞋垫纹绣的活计来贴补家用。每天点灯熬油的赶做鞋垫,天不亮就得起床,做好一家子的早饭再到街上去卖鞋垫,直到掌灯才能回来。

虽然她与小林氏并非真的血缘,但却真实的感受到来自娘亲的关切,秦如月鼻尖一酸,眼睛也干涩起来。

小林氏忍不住呜呜的哭起来,在她看来她的命中吃了太多的苦,没能在秦如月十岁那年保护好她,是小林氏最大的痛苦。她拼死拼活的赚点钱,都是为了能够给秦如月看病。

如今看到秦如月如常人一般,她这颗饱经风霜的心终于无法再承受,那一刹那全部松懈下来。多年来积攒的委屈和悔恨,全数化作泪水,哭了个天昏地暗。

小林氏哭了足足一炷香,始终死死拉着秦如月的手,都把她给抓的疼了,仍是不松手。

“好了,不要再哭了!这个家的福气都让你哭没了!”

“就是,我哥还没死呢,这么着急哭丧!”

王端氏被哭的脑仁疼,一旁的秦秀立刻接话道,她看向秦如月的眼神,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。

秦如月冷冷的看她,秦秀和吴英都是一丘之貉,没一个好东西!吴英胆敢对她做出这种事,多半没少了秦秀的挑唆!

这个女人,真是记吃不记打!

“哟哟,秦如月你那是什么眼神!别以为你娘在这你就敢放肆,对了大嫂,秦如月今天差点把我给打死,这丫头真是无法无天!”

小林氏小小的个子把秦如月护在身后,倔强的看着秦秀,“月儿是什么样的孩子我还不知道,你若不欺负她,她如何能惹到你!你干的那点腌臜事全村人都知道,还用我一件件往外说吗!”

这是自打秦升病了以后,小林氏第一次在家里说话这么大声!平时她唯唯诺诺一声不吭,今日这番话倒有了扬眉吐气之感。

秦秀气的瞪大双眼,今天是怎么了,一个两个的都变了个人似的!连一向懦弱的小林氏都敢议论她的事了!

秦秀十八岁那年背着家人跟个山里汉子跑了,三年后抱回了吴英,关于那汉子她只言不提,赖在家中就是十几年。

她不说全家人也心里都清楚,多半是那汉子是个不着调的,背信了她们娘俩,秦秀也是实在忍受不了才跑回来的。未婚生子,这要是传出去可是天大的笑话!

不过秦秀仗着王端氏的容忍,在家中越发的横行霸道,从来没给过做长嫂的小林氏好脸色看!

如今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揭穿老底,秦秀整个人如炸毛的公鸡似的,当即暴跳起来。

“你放屁!你这贱人胆敢威胁我,你敢说出去试试看!”说着秦秀猛地扬起水壶,朝小林氏泼了过去。

只见秦如月眼疾手快的把小林氏护在怀里,猛地回身飞起一脚,那水壶砰的在空中爆裂开,热水洒了秦秀一脸一身。

“啊!烫死我了!烫死我了!”

秦秀这边鸡飞狗跳的不停叫嚷,这时候门口突然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血人!

“啊呀!”王端氏吓得浑身一震,才看清进来的人居然是吴英!

一时间整个堂房鸡飞狗跳暴乱不已,秦如月扶着小林氏进了屋,把门紧紧的关了起来。

小林氏忧心的望着外面,似乎是怕真出了什么事,刚才她可看见吴英满脸是血的进来!

“娘,没事的。过去看看爹吧,他今天好多了。”

小林氏一转身,看到秦升脸色苍白的望着她,两人相顾无言,随即泪水大颗大颗的掉落出来。

见到这一幕秦如月鼻子一酸,泪珠跌落下来。

前世的父母都为国捐躯了,秦如月从七岁开始就是孤苦伶仃一个人。本来早就练就一颗铁心,却没想到在这一刻尽数被击碎。当看到这两位白发苍苍的养父母,秦如月心头不知怎么涌出一股热血,有一种执念深深的牵引着她,那就是保护好二老!

“我的命苦啊,连累了升哥你!”

秦升虚弱的抬起手,似乎想说没关系,又说不出来,最后深深的望了秦如月一眼,就把手放下了。

晚上秦如月找出几个土豆做了一盘土豆片,一家三口吃了顿饱饭。

前院里因为吴英破了相,秦秀被烫伤搞得一片狼藉,此时方才偃旗息鼓,透着一股子悲凉。

“真有意思!”

一轮明月当空,霎是寂静的夜色中忽而响起一声闷笑,似远山飘来一般,逐渐消失在夜晚之中。

第二日天不亮秦如月就揣着昨天摘得草药去了镇上。

青山镇坐落江南水下,临近御江杭州。江水岸侧便是当今朝廷所在之地,达官显贵不可胜数。所以这青山镇也不乏有些杭州的商人来此贸易,看着也甚是发达。

秦如月很满意这里的氛围,人多路子宽,很适合她初期计划的实行。

跑了一上午秦如月口干舌燥,赶紧寻了个茶馆点了一壶水喝。

刚坐下她就听见街上马蹄声大作,一列壮马威风的队伍打街头狂奔而来。

队伍中一道飒爽的身影快马略过,昂扬的气势如九天神雷般,从秦如月的面前呼啸而过。

虽只有惊鸿一瞥,秦如月却发觉那人有些面熟。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