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七回 我恨你,恨不能杀了你!

发布:2018/2/7 14:57:23

加入书架

那滚烫的血就像是硫磺一样,刺的我脸上生疼,而苏落雪捂着自个儿身上的伤口尖叫一声,往后倒去。

“落雪!”云墨来了,每次苏落雪来我这儿,他都赶来,就那么怕我欺负了苏落雪么?

“皇上……”苏落雪哭喊道。

云墨几步跨了过来,扶起倒在地上的苏落雪,“这是怎的了?”

“皇上……臣妾好心来看姐姐,却不想姐姐说臣妾是故意来看她笑话的,便拿簪子伤了臣妾,皇上,臣妾好痛……”苏落雪那好看的小脸皱在了一起,让人看着,可心疼了。

“苏清浅!”云墨几乎是咬着牙齿念道我的名字的,可见他有多恼火。

我站在那,都不愿抹去脸上的血渍,只是淡淡地看着他,“若我说,我没有,你可信?”

“你要朕信你?那你倒是告诉朕,你头上的簪子,是怎么扎到落雪身上去的?”云墨冲着我吼道。

够了,就他这句话,我还用得着再说什么么,我苦笑了一声,“是啊,是我看不惯她装可怜的样子,看不惯她故作施舍的样子,她以为她是谁,她不过是个庶出的,而我苏清浅才是正室所出,她和她那个娘一样,都是狐媚子……”

啪——

我的话音刚落,脸上就被人重重地扇了一耳光,整边脸都是麻木的,也不知道疼了,大概是心麻木了吧。

“贱人,在朕面前居然还敢自称‘我’,且公然侮辱皇后,你不要命了!”

“呵呵。”我冷笑一声,凄绝地看着他,“是啊,我不要命了,皇上能干脆点,赏我下黄泉吗?”

“想死?”云墨钳住我的下巴,那般用力,似是要卸掉它去一样。“死多容易,活着……才痛苦,不过,朕倒是可以考虑考虑,要不要先要了你母亲的性命,也算是应你要求,赏你一道黄泉路。”

“不——你不能这样,云墨,你不可以这样!”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哀求道。

云墨怎样折磨我都好,不关我母亲的事,他不能对我母亲下手。

“大胆,居然还不知悔改,直呼朕的名讳,怕是这冷宫里都不能让你好好反省,来啊,把苏娘娘拖去刑罚司,让那里的嬷嬷好好教教规矩!”云墨用力甩开了我,转身便将受伤的苏落雪横抱在了怀里。

“落雪,朕这就带你回宫宣御医。”

“皇上,臣妾被姐姐这样伤了,您可要替臣妾做主啊!”

云墨冲着她笑了一笑,“这会子知道让朕给你做主了?早跟你说过,不要这么善良,你善待别人,别人不一定会善待你,这不,得了教训吧?”

“臣妾知错了……”

“乖,回去之后好好养伤,早日给朕生个太子。”

“皇上~”苏落雪身上虽有伤,可听了云墨这话后,还是忍不住撒起了娇来。

我微微扬起下巴,闭上眼睛,不去看,却忽的被人推了一下,我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回头一看,竟是个宫女。

她不屑地看着我,“走吧,苏娘娘,去刑罚司领罚啊,你以为你伤了皇后,这条贱命还能留到几时,若是在刑罚司熬不过去了,就把命交待在那儿吧,也省的皇上回头还要想着该怎么处罚你。”

宫女的话说的很直接,可我已经没什么感觉了,她要说随她说去,若是真能将命交待在了刑罚司,倒也乐见其成。

我被宫女推搡着到了刑罚司,那里的嬷嬷各个凶神恶煞,“唷,又来人了,咱又有活儿干了。”

什么扎针、拔指甲、上夹棍,这刑罚司折磨人的东西,我几乎是都尝了一遍,眼见着就只剩一口气苟延残喘了,我是高兴的。

我像滩烂泥一样趴在杂乱的干草上,意识已经开始涣散……

云墨,若我能就这样死去,来生,便再也不要遇见你了。

忽的一桶冷水泼在了我的身上,顿时将我快要落入黑暗中的我拉了回来,接着,就有人过来将我直接拖走了,到了外边,我衣衫褴褛,冷风直往我身里钻。

他们就这拖啊拽啊,竟是将我带出了宫,出了宫门,他们便撒手回去了,丝毫不担心我就此逃了。

然而,我看着眼前的景象,哪里还挪的动脚步……

“娘……”我喃喃地念了一声后,便疯了似地跑过去,“娘——!!!”

我看到我的母亲,倒在血泊里,了无声息,一如云锦被我毒死时一样,静的可怕。

我跪在了母亲身旁,歇斯底里地仰头大喊:“云墨——你当真杀死了我娘,我恨你,恨不能杀了你,啊——!!”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