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楚歌起

发布:2018/4/10 15:18:35

加入书架

后腰的伤痛让梁青青整夜整夜的睡不安稳,她总是做梦。

梦见一双炙热的大手撩起她的衣服,便有源源不断的内力灌入她的体内,帮她推功过脉,愈合筋骨。还有冰冰凉凉的药膏,帮她阵痛止痒。

可无论她如何努力,却又无法睁开眼。

翌日醒来,无论是身体还是房间,又都没有任何残留的痕迹。

她以为是自己的内力在作怪,如此过了五日,她终于勉强能下床了。

趁着午后的阳光甚好,她搀这丫鬟的手到花园里转了转。不想折返的时候又碰见王清雪。

她有心回避,可王清雪却像是故意来找茬。

她往左,她也往左;她往右,她也往右……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梁青青顿住脚步,眉心微蹙。她掐着这个时间来,就是算准王清雪应该在午睡。

“不是我想怎么样,是你想怎么样?贱人!”王清雪失了往日的气度,像个泼妇一样扑向梁青青,“你受了伤还要勾引王爷,害得王爷因为精神恍惚而坠马受伤,我要掐死你这个贱人!”

勾引?坠马?

这样的罪名,梁青青根本不知从何而来,更承担不起!

“我这几日都在房中养伤,连床都不曾下过,几时勾引过王爷?”

她略微侧身避开,王清雪收势不及险些摔倒,“你是没下床,你只是把王爷引上了床!若不是王爷日日为你推功过脉,你以为你今天能站在这里跟我叫嚣?”

所以自己没有做梦,真的有人在帮自己疗伤?那个人还是顾谨煜?梁青青不敢置信的看着王清雪,“不可能,你骗我,一定是你在骗我!”

是他打伤她,恨不得她死,又怎么会出手相救?还因为救她影响身体而坠马?

可她又不得不承认,那双手的感觉真的很熟悉,似乎那时的空气里还有他的气息。她以为那都是自己的幻觉,因为她无比期盼顾谨煜以那样的姿态帮助她度过危机……

“除非找到九转回魂草,否则王爷恐怕性命难保。”

太医的诊断结果很不理想,梁青青看着床上面如死灰的顾谨煜,心如刀割。

传说九转回魂草能生死人肉白骨,是百年不遇的疗伤奇药。原本宫中收藏着一株,但此次梁家凯旋,远帝已将此草赏赐给了梁修。

“你别怕,我现在就回去找爹要,我一定会救你的。”指尖轻拂过他紧闭的双眸,沿着他暗淡的肌肤蜿蜒而下,最后停在那抹薄唇上,“你放心,就算是抢,我也会给你抢来。”

梁修不喜欢顾谨煜,这一点梁青青很清楚。梁、王两家世代交好,梁修想要扶持的从来都是顾承恩。

“妹妹,你可知这九转还魂草是能解百毒的奇药?这一株,光在顾氏手中便传承了四代。”装药的锦匣就在桌上,可梁广并没有打算让她拿走。

“我知道,正因为它有如此奇效,才能救谨煜啊!”东西再稀罕也比不过一条人命,梁青青不明白一向宽厚的大哥怎么会变得如此是非不分,“何况谨煜又不是外人,他是我的夫君啊!”

“你当他是夫君,他可有当你是妻子?”真相往往最是伤人,梁广不想戳穿她粉饰的太平,“而且你可知道,这九转还魂草是用来解父亲……”

“广儿,住口,她是你妹妹。”自梁青青表明来意,梁修便一直沉着脸没有说话,直到这一刻他才忽然喝止住梁广的话头。

可梁青青实在是太担心顾谨煜,丝毫没留意到梁广那未说完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她只顾着抓住机会让梁修祈求,“爹,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要惹你和大哥生气的。”

她只是太爱顾谨煜,爱到无论他做过什么伤害她的事,她都可以无条件的原谅他。

“好孩子,爹知道。”强忍着心中的不舍,梁修宠溺的摸摸她的头,“从你十年前为了他不惜和各宫皇子、公主为敌,爹就知道了。你可以为他付出一切,哪怕是命!”

“可若是你今日执意要带走次药,那么我们的父女之情,也便到此为止。”

“什么?”梁青青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,直到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,“爹,为什么?你告诉女儿这是为什么?”

一株草药而已,就算再珍贵也比不上他们的父女之情啊!

梁修眼底的慈爱渐渐凝成一抹狠厉,他一把将她推开,“没有为什么。但我和顾谨煜之间,你只能选一个。”

生养之恩可以来日再报,但顾谨煜的命若是没了,那便真的没了。

梁青青将锦盒攥在手中,俯身一跪,“那就请爹恕女儿不孝了!”

泪水蓄在眼眶中,她虔诚的磕了三个响头。起身,步伐踉跄的冲出了将军府。

在她身后,梁广扶住摇摇欲坠的梁修,“爹,你为何不告诉她,这只是顾谨煜的诡计。九转还魂草除了解你身上的毒,根本没有任何疗伤功效。”

“若是不给,岂不是坐实顾谨煜的猜测?他们更加可以为所欲为。”梁修叹息着,“由得她去吧!难得她心性如此单纯,将来真有交锋之时,希望顾谨煜能看在她什么都不知道的份上,不要过多的为难她。”

“那你身上的毒怎么办?”

“暂时还死不了。”梁修止住话头,问道:“你调人进京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?皇上已有废立之意,我们只能提前动手了。”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