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郎情妾意

发布:2018/4/10 15:18:35

加入书架

他越是闪躲,她便越是凶悍。她咬着他的嘴唇,硬生生咬出血来。

顾谨煜吃痛,一把将她推开,“你疯了吗?”

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善,他又柔声道,“太医说你的身子尚未痊愈,还不能……”

“是不能?还是不想?”泪水蓄在眼眶中,梁青青竭力不让它落下来。

王清雪的话犹在耳边,“你以为王爷真的会为了你这个贱人惩罚、疏远我吗?他之所以对你一反常态,不过是因为你父亲打了胜仗,要班师回朝了。你若不信,大可以让他马上要你,你看他肯不肯!”

“回答我,到底是不能还是不想?”她的语气近似哀求。

她渴望真相却又惧怕真相,她怕连日来的温存都只是一场幻梦,她怕自己刚刚温热的心又要再次冷却。

“你若是不肯要我,待到我父亲回京那日,我就告诉他王清雪是如何打掉我腹中的胎儿。我动不得你,我还动不得她……”

她的话音未落,整个人便被顾谨煜大力的掼到桌上,“够了。”

他吼着,粉丝的太平彻底被撕碎,“梁青青,你可真是下贱!想我要你是吧?那你最好也要承受得起!”

裂帛声响,她的亵裤碎成几片。没有任何怜惜,他就那样冲撞了进去。

干涩的甬道,粗暴的动作,带来如同剑刃摩擦的疼痛。没有愉悦,没有快感,只有彼此尽心竭力的厌恶和折磨。

他似无垠的海兴风作浪,她如一叶扁舟随波跌宕……

良久之后,顾谨煜低喘一声退了出去,“梁青青,你要我做的事我都做了。若是你敢动她一根汗毛,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他撂下这句话,狠狠的摔门而去。

无力的跌跪在地上,压抑的泪水汹涌而出。

她其实早该知道的,太医的悉心调理加上终日不断的补品,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很好。

是她心里迈不过那道坎,才迟迟没有提床笫之事。

可她身体的情况,太医不可能没有告诉他。他若想要,根本早就可以……

就算没有王清雪的挑衅,她也该知道。是她自己蠢,沉沦在他的温柔里,不肯清醒……

三日后,梁修的凯旋之师抵达京城。皇上在宫中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,顾谨煜和梁青青自然在受邀之列。

“那时候你执意要嫁给他,爹真怕你选错人啊!”宴至半酣,梁修紧紧的握着女儿的手,眼中满溢着宠溺,“瞧着你胖了不少,我这个当爹的也就放心了。”

“抓紧生下个一男半女,以后这种宴会爹也就不用见那些碍眼的人了。”

循着他的目光,梁青青看到坐在顾谨煜身边的王清雪。

她为他斟酒,他为她布菜,那才是真正的郎情妾意,羡煞旁人。

梁修不知,梁青青心里却明白,哪怕有一日自己抢了王清雪的正妃之位,也抢不走她在顾谨煜心里的位置。

否则,自己怎会没了那个可怜的孩子?

可对上父亲的隐隐关切,她只好把所有的苦水都咽回去,“嗯,女儿知道了。”

“你呀,就是性子太善。”梁修叹着气摸了摸她的头,“你一定要记住,最是无情帝王家,你莫要用太多真心,将来才不至于伤心。”

梁青青不懂,正要问,就看见皇上举着杯示意顾谨煜过去……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