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中计

发布:2018/4/10 15:18:35

加入书架

梁青青胆战心惊的等了几日也没等到顾谨煜来找麻烦,方才知道他又去了北川大营。

她这才略略放心下来。

可午睡刚躺下半个时辰,便被丫鬟叫起来:王清雪来了。

华贵的锦袍迤逦极地,王清雪笑得一脸温婉大方,“妹妹,姐姐来看你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妾身家中只有两位兄长,并无姐妹。”涂满丹寇的纤纤玉指伸来,犹如堕胎那日的鲜血,梁青青嫌恶的避开。

她怕自己只要再多看上一眼,就会忍不住杀了她!

王清雪也不恼,笑容只是微微一敛又绽了出来,“妹妹此话差矣!自古出嫁从夫,你既已嫁入慎王府,自当忘了以前在梁府的种种,安安心心做好王爷的侍妾才对嘛!”

她略一抬手,便有下人将一些金银珠宝、绫罗绸缎摆放到桌案上,“这些都是王爷赏赐给我的。我体恤的你丧子之痛,给你送些过来,就当是补偿吧!”

那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,是她肚子里的肉,岂是这对破烂儿货可比?

提起孩子,梁青青便觉得心中一阵剧痛。这哪里是来送礼,分明是来诛心!

她搬起桌上的东西,狠狠的扔了出去,“滚,带着你的东西滚。”

见王清雪似要纠缠,她立刻恶狠狠举起手,“再不滚,我连你一起扔出去!”

她是护国将军的女儿,自幼学了一身的本事。到头来,竟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。

现在,她还要用这一身的本事,像个泼妇一样去扔一堆破铜烂铁!

半晌,没听到门外器物落地的声音,却见顾谨煜面色暗沉的走进来,“好大的胆子,竟敢以下犯上侮辱本王的正妃!”

他不是去了北川大营吗?

梁青青猛然回头看着王清雪,果然看见她的嘴角滑过一丝奸计得逞的讥诮。

所以从收到顾谨煜去北川的消息开始,这一切都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圈套。王清雪根本不是来送礼,是故意来激怒她。

“王爷,你不要怪妹妹,要怪就怪臣妾好了。”在对上顾谨煜时,王清雪立刻换上十二万分的委屈。

“臣妾以为只有没了那个孩子,王爷就能跟妹妹重归于好,可谁知道妹妹竟然还是要夜会太子。臣妾只是想送些礼物,顺便劝妹妹收心,谁知道、谁知道……”

她说得动情,竟委屈的落下泪来。

梁青青心道不好,可根本来不及解释,便被顾谨煜一把拎起来,大力的掼了出去。

那架势、那力道,跟她扔那些东西的时候,并无二致……

后腰撞在花台沿上,立刻传来骨头碎裂的痛。梁青青抽着凉气想要站起来,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。

她的腰,好像断了……

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,她不由得有些慌神。

丫鬟忙不迭的要去叫御医,却被顾谨煜冷然喝住,“摔东西摔得那么有力,这点小伤小痛能奈她何?不准去。”

这摆明是要替王清雪报仇。

疼痛带来的冷汗涔涔的往外冒,梁青青咬着嘴唇死死的盯着顾谨煜。他们曾在泥泞中立誓,此生要做彼此最后的依仗。

可此时此刻呢?

他的心里、眼里都只有一个王清雪!

“顾谨煜,你真的是铁石心肠吗?”心痛身也痛,她揪住他的衣摆不肯松手,“我们曾经说过的话,许过的誓言,你都忘了吗?”

“本王一刻也不敢。”顾谨煜抬手撕碎了自己的衣袂,嫌恶的就像是被她一碰就会沾上剧毒一样。

“它们就像魔咒日日萦绕在本王的心里,让本王每每想起你和顾承恩那些勾当,就觉得恶心!”

衣袂上还残留着他的余温,梁青青不甘心道,“你以为她爱你?她是王皇后的侄女,她在这里只是为了监视你!”

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,却也是谁也不敢戳破的窗户纸。此刻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被揭出来,顾谨煜却没有半分的意外和难堪,“不管她是谁,有何目的?只要本王愿意,就足够了!”

只要本王愿意,就足够了!

是的,只要他愿意,那就足够了!

痛到极致,梁青青尖利的大笑起来,“好、很好!顾谨煜,你千万别后悔!”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