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乱棍打死

发布:2018/4/10 15:18:35

加入书架

但自那之后,侍卫真的再没有送过一滴水米。

艰难的熬过两日,梁青青的心中已然死灰一遍,“孩子,娘亲对不起你!”

早知他如此冷血无情,她绝对不会告诉他自己怀了身孕。从前她只想在呆在他的身边,现在她只想带着孩子,离他越远越好!

透着月光的气窗外忽然传来几声细微的声响,像是有人在用石子敲墙。长长短短,竟然是梁府传讯的暗号。

她寻摸了一块石子,在墙上轻轻的和了几声。很快,便有一个小小的包裹顺着气窗外了扔进来。

虽然只有两个包子一点咸菜,却是她这些天以来吃得最好、最满足的一顿。

餍足之后,困意渐渐袭来。

等到梁青青再次醒来,却发现自己被绑到了十字架上。

沉重的铁链捆绑着手脚,她拼劲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挣脱半分。

“别白费力气了。这条锁链乃是千年寒铁所铸,刀劈不开,火烧不坏,纵使你武功再高,也奈何不了!”王清雪放下茶杯,翘着绘着丹寇的指尖懒懒的看她一眼。

“你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顾谨煜说过,任何人都不能进来。

“你说呢?”王清雪浅浅一笑,眉眼间的得意足以说明一切。

“是他?”梁青青不傻,可她还是不敢相信,“不、不可能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从窗外的暗号开始,这已经是一个局,一个专门为她梁青青准备的杀局。她不相信,始作俑者会是她最爱的男人。

“你当然可以不信。可如果不是谨煜亲口所说,我又如何得知你梁家的暗号?”

这个暗号,除了梁家的人,她只告诉过顾谨煜一个人。因为,她一直当他是一家人……

心,如同被一把钝刀子狠狠地捅进去,梁青青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翻涌的血气压下去,“你,想怎么样?”

“你不该问我想怎么样,而是应该问王爷想怎么样?你怀的可是孽种啊!”王清雪用丝帕掩住口鼻,朝着站在两旁的嬷嬷点了点头,“动手。”

这次她被绑住手脚,就算他们要强行灌药她也反抗不了。可两个嬷嬷拿起的不是药碗,而是架子上行刑用的木棍。

“你们、你们要干什么?”青青不自觉的想要后退,可牢固的铁链并没有给她半分闪躲的空间。

“既然是打胎,不打又如何能落胎呢?这样的孽种,只配乱棍打死!”王清雪巧笑着,掩住口鼻转过身去,嬷嬷们手中的棒子立刻重重的招呼到梁青青的肚子上。

“不,这不是孽种,这是我的王爷的骨肉。求你们,求你们别再打了。啊——”

一声惨叫响彻夜空。

即便已经用尽所有力气尽量蜷缩着小腹,梁青青还是感觉到随着棍子一次次落下,有什么东西正从她的小腹中缓慢流出。

“王清雪,你记住,只要我一日不死,一定会杀你报仇!”

“杀我报仇?”像是听到好笑的笑话,王清雪捂着嘴巴咯咯的娇笑起来,“你当真是爱惨了王爷,即便到这个时候,还是要将责任归咎到我身上啊!”

若不是顾谨煜,王清雪不会知道梁府的暗号。若不是顾谨煜,王清雪根本不能自由出入这里。

真相,就跟梁青青的身体,鲜血淋漓。

冷汗密密匝匝的落下来,可直到这一刻,她依然不愿意相信是顾谨煜的授意。

不,他不会这么做的,至少不会这么残忍……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