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要我,就现在

发布:2018/4/10 15:18:35

加入书架

黄泉路,漫长而黑暗,看不到一点光亮。

想到自己最终死在王清雪手上,梁青青心里颇有几分遗憾。

她下意识的抚上小腹,“孩子,有为娘陪你一起上路,你就不会觉得孤独了。”

回答她的不是怯怯的童音,也不是柔软的胎动,而是眉心传来的刺痛。

“嘶……”

她禁不住惊呼出声,瞬间便感觉仿佛是黑暗被人撕开一条裂缝。她模模糊糊的看到许多人影攒动,最后清晰定格的是那张她魂牵梦萦的脸,“谨煜?”

“你醒了?”他的声音很轻,轻得就像是怕吓着她。

他的面容有些憔悴,眼底那掩不住的欣喜一闪而逝,快得她根本来不及察觉。

“饿了吗?我叫人熬了你最喜欢的粥,要尝尝吗?”

若不是小腹还在隐隐作痛,梁青青真的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噩梦。她还是对他言听计从的梁青青,他还是对她呵护备至的顾谨煜。

侍婢送来热粥,顾谨煜亲自吹凉送到她的嘴边,“你昏迷了三天三夜,一定要吃些东西才能恢复体力。”

一滴清泪怆然落下,她撇过头避开他的手。

梁青青在床上将养了月余,顾谨煜也早探晚视的照顾了她月余。他如温泉水润,一点点捂热她那颗支离破碎的心。

天气渐暖,那一日瞧着窗外天气甚好,顾谨煜建议到花园里走走。

看着他总是扶着自己,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,梁青青心底一片滚烫,“哪有那么娇贵,以前练功的时候受的伤,哪次不比这个严重?”

“那也得多养养。”说话间,顾谨煜的手自然的搭上她的纤腰,贴着她耳后轻轻吹了口气,“快点养好,我就能到床上照顾你了。”

青天白日,朗朗乾坤便说这样露骨的话,梁青青红着脸颊在他胸口捶了一拳,“讨厌,不正经!”

顾谨煜笑着在她绯红的脸颊上轻轻一捏,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

好好的诗,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像是变了味道。

梁青青羞涩的将他推开,“有点凉,你回屋去帮我拿件披风。”

他们没带下人,这样的粗活自然只有他去办。

顾谨煜笑着说了“遵命”,一转身便跑得像个撒欢的孩子。

十年前,他便是这样一跑就跑进了她心里。

他是最不得宠的皇子,满皇宫里上至皇子嫔妃,下至宫女太监,各个都敢欺负他。可他总是在笑,总是在这样跑,哪怕身上带着血、带着伤………

“真是郎情妾意,羡煞旁人啊!”

那带着嘲讽的声音刺入骨髓,不用回头梁青青也知道来的人是王清雪。

她穿着一身金丝银线点缀的蜀锦华服,照人的光彩分明更甚从前。

*

顾谨煜拿着披风过来的时候,就看见梁青青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风口里。大风卷起她的衣袂,衬得她消瘦的身体越发单薄。

“这里风这么大,怎么不到凉亭里避一避?”他为她系上披风,握着她冰冷的指尖给她取暖,“瞧瞧手都凉成这个样子了,走,回屋去。”

梁青青没说话,空洞着双眼如同提线木偶般跟着他亦步亦趋。

房门阖上的瞬间,梁青青方才像活过来一样,猛然踮起脚尖吻上顾谨煜的唇。

感觉到他要躲,她伸手扣住他的后脑,她急切的喘息着,“谨煜,要我!就现在……”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