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十章 美好逝去,只余仇恨

发布:2018/4/25 14:07:10

加入书架

她细细碎碎的声音从嘴里发出,“我没有想死……皇兄……”

他亲吻着她的脸颊,尤其是受伤的地方,轻轻舔舐着,嗓音低迷,“乖。”

之后,便是更暴风雨般的侵袭。

她受不住的弓起身子,痛苦的说着,“皇兄,疼……求求你,轻点,我会乖乖的,轻点……”

他睁开眼看着她,神色十分复杂,有着他自己也不懂的情绪,竟然鬼使神差的放温柔了动作。

沐青尘轻轻哼着,他的温柔触不及防,也让她沉沦。

记忆中,这是第一次,第一次他这么温柔的对她。

所有的委屈都化作了眼泪,她哭了起来,第一次,在这种事情上与他有了迎合,主动吻住他的唇,迷离的喊他,“皇兄……”

他吃到了眼泪的味道,他本是恨的,是愤怒的,但这个时候,他竟说不出曾经那些狠戾的话。

眸色的光芒却是变得凌厉,他和她同时沉沦,同时飞上巅峰,恨不得至死方休。

她本来就病着,根本经不住这样的折腾。

好一番索取之后,她昏睡了过去,脸上的红潮未退,翻了个身子,卷缩在他的怀里。

他心里绞痛,一时之间,他都不懂自己为何对她温柔了几许。

或许是他的温柔,唤回了没有仇恨的记忆,她梦里回到了小时候,那时候他被其他皇子捉弄,病了。

她呢喃着,“皇兄……我会医,我会治好你……”

她的声音仍然是娇憨,还有坚定,宇文翊身型一颤,低头看着她,她微微蹙着眉,脸只剩下巴掌大小,她竟然瘦了这么多。

这些年,被仇恨熏染了所有,他和她似乎都忘了曾经的那些美好。

十三岁时,他被三皇子下毒,她找到了他,将他带进了山洞,日夜不休的照顾他,直至第八日才好转。

隐隐约约,他还记得,他睁开眼时,她那如释重负的模样,“皇兄,你终于醒了。”

说完,她昏迷了。

他将她带回皇宫,她像是跟屁虫在他身后转个不停,他不让她跟着她,她却说,“我会医,我要跟着皇兄不让你再有病痛。”

她与他形影不离,好似一体的。

如今再想起曾经,只觉得胸口越发难受。

他起身,穿好衣裳,快步离去,甚至有些慌乱。

不想再在她身边多呆一分,那些美好早就逝去,他与她之间,剩下的,只有仇恨,只有报复。

……

第二日。

太后忌辰,众臣哀悼,全都去了皇陵上香,只有沐青尘被关在冷宫中。

在宇文翊眼里,沐青尘没有资格去看他母后。

宇文翊担心她病死,便找不到人来还债,派来太医替她诊治,把脉后,太医神色变得凝重起来。

沐青尘见此,也没有太大的起伏。

太医手一抖,脸色大变,“公主小日子是不是延后了?”

昏昏沉沉中,沐青尘身躯一怔,她回忆着,的确是延后了……

见沐青尘的神情,太医便知道,眼里全是嫌恶,起身,“老臣回禀了皇上再替你开药。”

沐青尘从床榻上爬了起来,拉住太医的衣袖,心里很慌乱,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,“李太医,我是不是,怀孕了?”

她明明才小产了一个多月,怎么会?

太医与沐青尘拉开了一定的距离,“是。”

那一刻,沐青尘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,那绝育汤不是绝育吗?

厉害得能让她腹中孩子小产,为何还能再有生孕?

她脸色苍白,这才想起自己也是会岐黄之术,立即替自己把脉,那脉象,果然是喜脉。

脸色瞬间苍白得毫无血色,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,整个人都软坐在地上。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