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七章 厚葬

发布:2018/4/25 14:07:10

加入书架

再一次,沐青尘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,那么的清晰。

宇文翊推开淑妃朝沐青尘走来,微眯着眸子,昏黄的烛光落在他的眉眼处越发深邃,“给朕的爱妃道歉。”

若是从前,沐青尘定会说不,也为自己解释,现在,她明白了,在宇文翊眼里,她什么都不是,也不再痴傻了,只想这一切快点结束,她想去见苏云最后一眼。

来到淑妃的面前,那眸子里全然是木讷,毫无生机,她跪了下来,用力,磕了一个头,“皇嫂,对不起。”

房间里很安静,这个响头很重很重,像是打在了宇文翊的身上,就是淑妃也觉得恐惧。

她咬了咬唇,立即装的深明大义,“妹妹快请起,自家姐妹,不用行如此大礼。”

“多谢皇嫂大人不计小人过。”沐青尘又说,一个字比一个字咬得重。

她恨,何以不恨,但她知道,宇文翊从不会信她。

宇文翊看着沐青尘纤弱的后背,脑海里是她低眉顺眼的模样,呼吸沉了沉,感觉十分的难受,他眯着眸,“如此,夜深了,爱妃同朕回宫就寝。”

淑妃心里一喜,脸上露出了娇羞的模样,她没想到,居然会因此得到帝王的宠幸,含羞的点头,“是,皇上。”

宇文翊揽着淑妃大步往外走,身后传来沐青尘乖顺的声音,“恭送皇兄,恭送皇嫂。”

一颗心,更堵得慌,燥意更深,握住淑妃的大手猛地收紧,疼得淑妃脸色都变了,却不敢多言。

两人离开后,只剩下沐青尘一人,她终是绷不住,泪流满面。

她从地上爬了起来,不顾脸上的疼痛往井边跑去,趴在井口大喊苏云的名字,回应她的,只是她自己惊慌又空荡荡的回声。

她终于是控制不了的大哭了起来,“苏云……”

寒风刺骨,苏云死了,这清冷的冷宫里只剩下沐青尘一人。

那哭声凄厉,又是冬日,过路的婢女唏嘘不已,走得很快,只当是这冷宫闹了鬼。

龙吟宫。

淑妃伸手伺候宇文翊更衣,想来,舅舅断小指一事,算是因祸得福,脱下龙袍,她整个人就贴了上去,用她的丰满去蹭宇文翊,柔情万种的喊他,“皇上,让臣妾伺候你就寝吧。”

宇文翊脑海里全是沐青尘低眉顺眼的模样,以及她脸受伤的样子,淑妃忽然替他宽衣,长眉瞬间冷冷蹙起,握住了她的手,嫌恶的将她甩开,嗓音浓浓的怒气,“朕要你碰了吗?”

淑妃脸色瞬间苍白,颤抖不已,咬唇,满是委屈,带她回龙吟宫,不就是要临幸她吗?

门外,大内总管杨公公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,“皇上。”

宇文翊越过淑妃走向门外,俊颜上仍然染着沉冷的怒气,“什么事?”

“苏云死在了井里,老奴要派人去捞起来吗?”杨公公恭敬的问。

宇文翊不悦,蹙眉,“这等小事需要朕教你怎么做吗?”

杨公公的腰弯得更深,回答,“那苏云是公主的婢女,公主来找老奴,老奴拿不准,是要替公主捞上来吗?”

“谁的?”猛地一怔,一颗心狂跳不安,不太愿意相信。

“回皇上,公主的。”

“厚葬!”说完,宇文翊便关上了门,眼里的杀意变得越来越浓,一颗心绞痛不已。

淑妃不知是什么事,她鼓足了勇气,靠近宇文翊,柔媚的开口,“皇上,臣妾伺候您就寝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淑妃如释重负,喜悦极了,小心翼翼的替宇文翊宽衣。

宇文翊呼吸也越来越沉冷,从皇陵回来后便不再理会她,从前,她总是不停的想办法出现在他面前,如今,却安分了一个月,他受不了她那乖顺的模样,本想利用淑妃刺激沐青尘,若他知道苏云死了,哪里还会继续刺激她?

那个女人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隐忍了?

淑妃感觉到了宇文翊那冰冷的寒光,一颗心跳得越来越厉害,她缓缓抬头,果然就对上了宇文翊那如同地狱修罗死亡般的瞳孔,瞬间落入了冰窖,吓得她直发抖。

第二日,淑妃死了,据说是侍寝时想替自己舅舅报仇,竟要砍去帝王的小手指,帝王大怒,赐她三尺白绫,连同淑妃的舅舅一家全部问斩,无一幸免。

当然,只有杨公公知道淑妃为何而死,也只有他看到淑妃的死状,已然不能用凄惨来形容,那张脸,被割了近一百刀,活活痛死。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