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五章:他叫的是夏梦琴

发布:2018/5/3 13:33:02

加入书架

“你凭什么装她?你凭什么?”

沈逸廷通红的眼盯着董可,声音冷冷地质问。

董可觉得自己好像随时都要断气一样,她听不懂沈逸廷质问她的到底是什么?

骂她是白眼狼?骂她假装夏梦琴?骂她就是那个白眼狼董可?

她想不明白,脑子因为缺氧而嗡嗡作响,脸色越发红润。

越大力的扭动,却越无济于事。

突然,沈逸廷松开手,嘴唇附下来,落在她的唇上。

她大口地喘气,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沈逸廷便将她的唇封住,贪婪而肆虐。

董可瞬间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像抽走一般,整个人都软下来,挣扎的双手也无力地垂下来。

他真的像保姆说的那样,非常牵挂她?他一直很想她,甚至愿意亲吻她?

董可心慌意乱,压抑在胸口下的心脏仿佛猛兽般突然扑通乱跳,像要冲开胸口蹦出来。

沈逸廷的吻慢慢挪下,沿着她的脖颈往下,所到之处像电流划过一般激荡着她的身体。

她的身体越来越燥热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...

也许沈逸廷爱上了她?她不敢这么想,可是这个想法突然蹦进她的脑海中时,她觉得全身酥麻,整颗心都快要融化。

虽然身体酥麻得乏力,可是她还是尽力地抬手附在沈逸廷精瘦的腰背上,想要回应他,虽然她真的完全没有经验。

沈逸廷仿佛对他的抚摸很受用,他更加激烈地亲吻她的身体,动作迅速地将她的衣服褪下,也将自己的衣服脱下,然后吻落在她胸前的雪白上。

“啊~”巨大的刺激让董可惊呼出声,她慌乱地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,却听到沈逸廷温柔而娇宠的声音:“梦琴,不要怕,很快就不疼了...”

轰!

董可觉得自己的脑子仿佛瞬间被原子弹炸开,手无力地垂下,脑子里全是嗡嗡炸裂一般的声音。

沈逸廷再说了什么,她根本没有听到,只想逃开。

逃到一个看不到人的角落默默舔舐伤口。

她愣了十几秒,意识才慢慢地抽回一些,她使劲挣扎,只想躲开,哪怕是有个地洞钻进去都行。

可是,即使这样都不可以,她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,沈逸廷一手死死地禁锢她,一手分开她的双腿。

他满眼情欲,仿佛所有的理智都不在。

董可想躲开那样的眼神,因为她听到了,他叫的人是夏梦琴,他那样的眼神里,也只有夏梦琴。她不敢看,因为那样的眼神只会深深刺痛她。

她挣扎,却逃不过他的禁锢.

终究,他一个挺身,吻温热地落在她的脸上,她曾经渴望过,可是现在,她的泪却肆意地滚落。

因为他的眼里,心里,呼唤的人,都是夏梦琴,她却没有任何辩驳的余地。

完事之后,沈逸廷仍带着醉意慢慢松开她,却看到身下的人仿佛突然惊醒一般,噌的一下坐起来,疯狂地穿上衣服.

然后身下的人在他还有反应过来之前,翻身下床,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就慌乱地跑出去了。

浑身的酒意仍让沈逸廷觉得头痛欲裂,对于眼前的人也没有太看清楚,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我居然真的动了他们安排的陪酒小姐?我真的是禁欲太久了吗?还是,还是她有点像那个白眼狼?”

沈逸廷无力去追究到底是为什么,侧身躺到床上,闭上眼睛不再想刚才的事。

董可冲到外面才发现,自己根本没有穿鞋,而且刚才从床上跳下来的时候实在太慌乱,她一脚踩在之前碎落的玻璃,脚上扎出了血却完全没意识到。

直到走到外面,脚上尖锐的刺痛才让她看到脚底的血印。

她扶着墙壁走到离沈逸廷的房间十几米的自己的房间,扶着墙壁,把脚抬起来,脚底的血块翻出来了,上面隐约还有玻璃碎屑。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