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五章 世伯做主

发布:2017/11/20 12:19:19

加入书架

为了能尽早找工作赚钱,箬心放弃了高考,只拿到了学校的毕业证书。事情瞒不了多久,当老师打电话告知徐舒兰此事后,徐舒兰更是觉得愧对女儿,加紧催她去找以前的世交江泰。

日日流连在当时初遇“他”的地方,经常漫无目的的在商场乱逛,可却再也没有上回的幸运重新遇见他。曾经那个女装柜台已经被香奈儿品牌取代,人还是,物已非,徒有一厢情愿的自己还在莫名地期待着什么。

从那一面后,她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箬心低下头,一股暗暗的伤感萦绕在她心间,看来注定只有擦身而过的命运……更何况,就算再让自己碰到了又怎样?他的家世显然也是非同一般的,和自己仍不是云泥有别?她同那个江介还有一个“口头婚约”勉强维系,而同“他”,什么都没有……

江宅的大厅里来了一个18岁上下,穿着条碎花布裙的女孩。

“你就是沈世兄的女儿,沈箬心?!”江泰大为惊喜。

箬心睁大眼,拘束地望着第一次见面的“世伯”,过了半天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“太好了!我找了你们好久!为什么当年你爸爸死后,你们母女俩也突然消失了?”

当初,他还去问箬心的二叔,但沈良友给他的答复居然是他也不知情。

箬心低下头,没说话。妈交代过,上一辈的恩怨不要同江世伯多说,以免多生是非。

“那你母亲现在在哪里?”见箬心不想回答,江泰和蔼地转移了话题。

看到箬心,他就莫名其妙觉得亲切,可能是这孩子神情单纯,令人在不知不觉中会对她产生好感。

“我妈还在家里,她身体不好,所以没有来。”箬心礼貌地回答。

“你妈得了什么病?”江泰皱起眉头。

箬心苍白的小脸,一点血色也没有,淡淡地说:“心脏病,已经很严重了。”

因为自己心底那个“私心”,她并没有把翡翠玉镯拿出来。她希望江世伯只是出于礼节同她寒暄几声,并不准备当真履行当年的“戏言”。

“箬心,既然终于给我们碰上面了,你把你母亲也接到我们家里来,两家人凑在一起商量下你和我们家那小子的婚事。”江泰突然说,完全出乎箬心的意料。

“您、您要我们结婚?!”箬心大惊失色,她没想过世伯会一口答应。

“是啊!”江泰答得顺理成章。“如果我没算错,你和江介差五岁,今年十八岁,我家那小子也刚才美国留学回来,应该成家立业,收收心了!”

江泰深望着失去联络多年的小箬心,眼底流露出父爱般的慈祥。想不到当年那个小丫头片子,转眼也出落成大姑娘了,看来也是时候兑现当初的承诺了。

“可、可结婚太突然了……而且还没问过令郎的想法。”箬心拽着裙摆,踟蹰不安。

她没料到,会是这样“顺利”的结果……

江泰爽朗地大笑,轻拍箬心的肩膀:“没事的,我担保那小子不会有意见,就算有,我也有办法对付他!”

对付?箬心困惑,怎么会有父亲用“对付”这种滑稽的字眼形容同儿子的关系?

“这样好了,改天等那小子有空,你们俩先见个面。还有,从今天开始,你们就住在这里,别回去了!”

“这怎么可以?”箬心连连摆手推辞。

江泰挑眉:“怎么不可以?就这么办了!”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